新闻动态
也不会花精力对网络事件的真伪进行辨别
2020-06-09 07:44
来源:未知
点击数:            

2012年11月,格祺伟在张桓瑞安排下,在现代消费网发布《杭州市余杭区供电局数亿建“调度楼”超现办公面积19倍》的不实报道,引起广泛关注。之后,格祺伟等人到杭州余杭区“采访”该报道所涉单位,以核实为由施加压力,强调“这一次来杭州主要是做跟踪报道”。同时,暗示“虽然之前的报道已经造成了影响,但还有可操作的空间”。

“格祺伟等人之所以连连得手,一是利用了当前网络管理中的漏洞,发布了不实信息也没人管;二是充分利用了人们息事宁人的心理,气焰越来越嚣张;三是利用了‘两高’司法解释出台之前法律上的模糊地带。”衡阳市副市长、公安局局长周学农说。

2011年,某企业负责人李某主动找到格祺伟,称与周某的公司在一块土地上存在经济纠纷,以出资20万元为条件,委托格祺伟等人炒作此事。格祺伟在没有调查核实的情况下,发布“国省代表之争”等多条微博,引起一些网站大量转载和传统媒体跟进报道。迫于压力,周某按照格祺伟要求,以“捐助款”名义向李某的企业支付120万元。

格祺伟的所作所为还影响到了当地招商引资。某企业总经理邓某说,格祺伟发的一些帖文“对当地形象破坏得太厉害,不少投资者上网一看祁东这么多负面新闻,误以为当地社会环境差,很多人都不来了。”

警方表示,最高法、最高检出台有关司法解释,既为网络言行划定了明晰的法律边界,更是向网络诽谤等违法犯罪行为亮出了利剑,公安机关能够更有力地依法整治网络乱象、惩处不法分子。同时提醒干部群众,如果受到类似侵害,要勇敢地拿起法律武器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也请广大网民理性参与网络活动,共同维护健康、有序的网络公共环境。

2013年4月,根据湖南某报社驻衡阳记者站记者匡某(另案处理)提供的线索,格祺伟在网上发帖《贫困县违规承包工程欠巨债贱卖土地给开发商抵债》,称祁东县人民政府未经合法手续,将一块土地低价卖给衡阳某建筑公司。随后,他主动联系该建筑公司,要求对方出面协调处理。最终,迫于舆论压力,该建筑公司以广告宣传费的名义向格祺伟和匡某支付6万元。

格祺伟,本名周波,湖南省衡阳市祁东县人,2004年毕业于西南某大学新闻专业,曾在四川多家网络媒体和报社实习或临时工作,2009年回到湖南祁东,自称全媒体记者、自由撰稿人,“在媒体圈小有名气”。

这不仅让当事交警蒙受不白之冤、产生心理阴影,也导致一段时期内衡东多数交警不愿也不敢依法查纠交通违法,严重影响了当地道路交通安全管理工作。

格祺伟将“湖南衡东交警打人事件”的谣言炒作成为网络热点。各级领导要求彻查此事、严肃处理,由省、市、县三级有关部门组成联合调查组,最终得出当事交警正当执法、并无过错的结论。但为了尽快平息事态、消除负面影响,当地党委政府仍然对当事交警作出了撤职等处分决定。

受害人周某的话代表了不少人的心态,“掏钱解决问题,一是因为网上负面舆情出来以后疲于应付,时间精力都耗不起,只能花钱消灾;二是广大网友没有渠道,也不会花精力对网络事件的真伪进行辨别,宁信其有,不信其无,一旦形成某种印象或观点就很难扭转。”

格祺伟如今多次在提审中深刻悔过。“因为曾经的一些新闻报道让我有了知名度、关注度,成为拥有数十万粉丝的所谓微博大v、意见领袖,然而我却仅凭一些并不严谨的信息来源,肆意传播发布不实内容,给社会及舆论都带来了极其负面的影响。”他说,“希望更多的人尊重网络秩序,更多的网友正确合法地使用互联网,利用这个平台多发挥正能量。”

多名当事人指认,在一次“报价”时,格祺伟不说话,只是用手指沾水在桌上写了“180000”,意思是要18万元;遭拒绝后又在桌上写 “160000”,并说“这个金额是底线”。最后双方谈崩,格祺伟便在网上发布负面帖文,引来网友关注、谩骂当事人。

祁东某公司负责人周某说,他去洽谈生意,合作企业在网上搜索他所在企业的名字,搜出来大量不实负面新闻,“谁还愿意跟我做生意?我怎么能解释得清楚?”

手指沾水在桌上写下金额“180000”,谈崩后,便发负面帖文

冒用“记者”身份,以舆论监督为名,行敲诈勒索之实,多次在网上发布内容失实的帖文——近日,湖南衡阳警方破获格祺伟等人涉嫌敲诈勒索寻衅滋事犯罪团伙案件。目前,格祺伟等人已被依法逮捕。

警方在抓获格祺伟时,在其住所起获一批用于作案的密拍密录设备、假记者证等物品,并缴获敲诈勒索既遂的一批名贵香烟和收款票据27张,共计96万余元。

据介绍,2011年,格祺伟结识张桓瑞(时任现代消费导报社副社长,已被检察机关批捕)等人,组成敲诈勒索犯罪团伙。格祺伟在张桓瑞授意下,经常打着现代消费导报网站“现代消费网”新闻中心副主任的头衔从事“采访报道”活动。同时,他在腾讯、新浪等网站实名开设微博,参与炒作“云南巧家李昌奎杀人案”等一系列敏感热点事件,微博粉丝超过70万。

然而,根据有关部门调查,当时该局所建办公楼经合法审批,且主体还未完工,帖中所称“配备标准客房、健身房,超现办公面积19倍”等情况属于虚构捏造。不过,为消除社会影响、减轻舆论压力,该局还是以“广告费”名义支付给格祺伟、张桓瑞等人20万元。

“先找到对方的电话,给他发条信息,说我是格祺伟,知道有一个关于他的什么事情,再介绍一下我以前做过的一些在全国有影响的新闻,如果报道这个事,会产生很大的影响。最后留下我的联系方式。”据格祺伟供述,“如果对方回复我,我便提出见面,要求对方支持一下某某广告任务,金额高达数万、数十万元。如果对方拒绝见面或不给任何好处,我就在网上对其恶意炒作,给当事人施压,逼其就范。”

衡阳一处新开楼盘均价为每平方米4000余元,格祺伟看上了这处楼盘,威胁某房地产商要负面炒作,惧怕其影响力的房地产商只好以每平方米2000余元的价格将房屋卖给格祺伟。

据格祺伟回忆,他曾多次试图以负面炒作对湖南省人大代表周某进行敲诈,但周某均拒绝见面。格祺伟便在3年内连续发布针对周某本人及其企业的失实帖文36篇,给当事人带来严重负面影响。

近日,公安机关集中打击网络有组织制造传播谣言等违法犯罪专项行动又有新进展,因涉嫌假冒记者身份敲诈勒索等,格祺伟等人被依法批捕。据了解,警方初步掌握其犯罪线索200多条,已初步查证36起, 受害对象遍及全国十多个省市的企事业单位和干部群众,涉案金额达数百万元。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diortech.cn黑龙江省海林市湍妆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www.diortech.cn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