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动态
意外发现了杨世五的抚恤令和档案编号
2020-06-13 04:15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延伸阅读:

张恒立即按照上面的档案号,顺利在南京革命历史档案馆查到了杨世五的档案。

买来香蜡纸钱,任中明没有来得及通知亲戚,开着车直奔爷爷坟前。点上一根香后开始烧纸钱,没有一句话,没有一滴眼泪。这块墓碑上刻着任丙扬夫妻的名字,但是生卒年限中,任丙扬的去世时间是“缺”。

张恒几经周折找到了孔从洲,孔从洲一眼就认出了张恒手里拿的照片中的杨世五,孔从洲立即写了一份证明。

上世纪90年代,“当时国共之间的关系逐渐融洽,我们开始为杨世五申请烈士。”张恒说。但民政部门必须要让家属出示杨世五的“抚恤令”以为证明,这也是大多数为国捐躯的国军官兵申请烈士时遇到的普遍难题。

有一天,一位叫张君祥的人突然给张恒打电话:“你过来看看,这张抚恤令上有你妻子外公的名字。”

(责任编辑:秦静)

任中明是陕西省商南县富水镇王家庄村一组村民。3月23日其父因胃癌去世。5天后的28日,陕西省政府正式批准任中明的爷爷任丙扬(杨)为革命烈士。“父亲一直在等,可惜差几天没有等到。”

4月12日上午,任中明接到县民政局电话。这时,他才知道爷爷的烈士申请批准下来了。

张恒的外公和孙蔚如是结拜兄弟,也是校友。张恒妻子的外公也战死在中条山。孙蔚如是西安灞桥豁口村人,是当年中条山保卫战的总司令。

张君祥告诉华商报记者,他当时在陕西省档案馆给其他人查询国军阵亡名单时,意外发现了杨世五的抚恤令和档案编号。

2013年4月12日,41岁的任中明跪在父亲的陵墓前烧“三七”纸钱。

张恒听说,抚恤令只有在南京革命历史档案馆才可能有,又是打电话又是写信,而档案馆就是查不出来。

近日,5位在抗战中阵亡的陕籍国军士兵被陕西省政府追认烈士后,引起轰动。在七十多年前长达八年的保家卫国战争中,浴血沙场的每一名将士都应得到缅怀。作为后人,抗战胜利成果的受益者,直到今天才知道曾经浴血中条山的,还有这5位不知名的士兵,固然遗憾,但也庆幸。

在此次陕西省批准的5名商洛籍抗日阵亡国军烈士中,任丙扬是唯一“有后人的”,其他烈士大多因为牺牲太早,要么还没结婚,要么没有孩子。

爷爷和奶奶的墓穴就在父亲坟墓不远处的地方,虽然墓碑上刻着爷爷和奶奶的名字,但是,墓穴里只埋葬着奶奶,爷爷任丙扬1939年为国战死埋骨中条山。

5名国军士兵申请革命烈士,都与一个人有关,他就是西北大学近现代史专家张恒。张恒也是一位国军烈士遗属。

2005年冬天,天空下着大雪,张恒出差北京,在一只脚刚迈进机舱后,手机响了。“碑林区民政局通知我,杨世五的烈士证办下来了。我立即电话告知岳母,特意给她说,雪天路滑不要出去,等我回来再去领烈士证。”

上世纪80年代初,张恒西北大学毕业后前往中国人民大学进修,进京前岳母委托他办一件事:其父杨世五当年战死在中条山,当时没有被认定为“革命烈士”。岳母希望他去北京找昔日的17路军将领孔从洲,求孔出面帮忙证明。孔从洲当时是第四集团军独立46旅旅长,解放后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炮兵副司令员。

杨世五,西安事变中跟随孔从洲,1939年战死后还是孔从洲接待的杨世五的哥哥。

张君祥和孙蔚如都是灞桥豁口村人,而且张君祥作为农民,研究中条山的历史已有多年,掌握不少资料。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diortech.cn黑龙江省海林市湍妆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www.diortech.cn版权所有